有关患者

脑转移瘤

据估计,确诊罹患原发性癌症的所有患者中,有 9-17% 会发生继发性脑癌。根据肿瘤的大小、位置和数量,通过有效的新工具和积极手段,可以治疗脑转移瘤,改善许多患者的预后。

神经外科和放疗医生根据患者的个人需求来量身定制日益增多的先进微创和无创治疗方案。

Brainlab 是神经导航和立体定向放射外科 (SRS) 技术的主要提供商,这些技术得到广泛应用,以在不同的治疗阶段帮助您的医生。

脑转移瘤的发展及理想的治疗选择

内容:Brain Metastases:A Documentary

1。什么是脑转移瘤?
听听患者 Brenda Smith 谈谈她的脑转移瘤以及对生活的影响。
2。我们为什么会患脑转移瘤?它是如何形成的?(3:07)
了解哪些癌症更有可能透过血脑屏障。
3。潜在治疗选项有哪些?(5:10)
了解脑转移瘤化疗带来的挑战。
4。全脑放疗 (6:11)
探索传统治疗史。
5。立体定向放射外科 (8:40)
理解肿瘤高精度靶向放疗背后的技术和手段。
6。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有哪些类型?(10:22)
探索首开先河的肿瘤靶向放疗系统。
7。直线加速器 (12:18)
研究立体定向放射外科系统的不同类型和益处。
8。基于框架的治疗和无框架治疗之间有何区别?(13:18)
探索有创头环和无创患者固定方法的利弊。
9。CyberKnife 技术 (16:31)
了解机器人直线加速器的信息。
10。多叶光栅 (17:32)
了解该技术如何帮助医生能根据不同肿瘤的形状来调整放射。
11。多发性转移瘤的治疗 (19:03)
了解多发性脑转移瘤单疗程治疗的前沿技术。
12。为什么有时候需要执行多个放疗疗程?(21:39)
了解肿瘤的生长方式以及对较大肿瘤的治疗原理。
13。为什么现在仍在使用全脑放疗方法?(24:37)
听听当前对全脑放疗的思考和展望。
14。作为患者,我想保持最好的生活质量,可以怎么做?(26:09)
了解临床医生如何努力通过技术以及之后细致尽责的随访将脑转移瘤转变为慢性疾病。
15。为什么有时候需要进行手术?(27:09)
了解我们用来高效治疗脑转移瘤的工具。
16。为什么有时候需要进行手术和放疗?(28:20)
了解为什么有时候最佳治疗选项是联合治疗。
17。我如何选择最佳且最适用的护理?(29:15)
了解如何决定适合您的最佳治疗方法。
18。脑转移癌的治疗在未来会如何演变?(30:25)
洞察技术创新将会如何进一步改善未来的治疗选择。

脑转移瘤的发展及理想的治疗选择

据估计,确诊患原发性癌症的患者有 9-17% 会发生继发性脑癌,称为脑转移瘤。*

一部引人深思的新纪录片通过采访、动画和实时治疗录像对脑转移瘤的病理、诊断和治疗进行了探讨。

使用神经导航的神经外科手术

对于单个脑转移瘤,开放式手术是最常被采用的治疗选项。在手术过程中,需要开颅来切除肿瘤或阻止肿瘤发展。

Brainlab 神经导航技术可用于计划以及更精准地实施开放性手术,如肿瘤切除或大脑活检。计算机辅助手术 (CAS) 与汽车的导航系统相似,可以连续追踪手术器械相对于患者解剖结构的位置。这给予外科医生额外的目视引导,允许更成功地执行微创脑肿瘤切除或大脑活检。

计算机辅助手术的优点:

  • 支持微创方法
  • 避开重要脑部结构
  • 降低风险,减少住院时间

放射外科

对于常因位置或周围组织敏感性而无法进行手术的单个脑转移瘤,Brainlab 开发了一套专门的放射外科治疗系统。
Novalis® Radiosurgery 在脑肿瘤周围调整放疗射束形状,确保在一次治疗或多次治疗中对全部病变照射处方治疗剂量,具体取决于医生的建议。

放射外科手术的优点:

  • 无框架无创治疗,改善了患者舒适度
  • 治疗通常仅持续数分钟
  • 缩短了恢复时间
  • 治疗无需住院

在此获得更多信息:Novalis Radiosurgery 一 影响癌症治疗的发展

患者资源

寻找脑肿瘤专科医生
与您的医生探讨不同的治疗选项。请他/她说明可供您选择的每种不同治疗选项的优点和缺点,以及后期的副作用。

  • 手术
  • 全脑放疗
  • 化疗
  • 立体定向放射外科 (SRS)
  • 参与临床试验

获取更多帮助

为帮助您确定脑转移瘤的最佳治疗方案,请与家人商量,并参阅更多的有价值信息资源,例如:

  • 互联网
  • 自救互助团体
  • 非营利组织
  • 书面信息材料

不要匆忙做出决定,这完全由您决定,您应当做出对自己最有利、让自己最放心的决定。

 

寻找专家

希望探索治疗脑转移瘤的前沿技术?想要第二诊断?搜索我们的 Brainlab Novalis Radiosurgery 专家综合数据库查找您附近的设施。

搜索条件

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
Novalis certified hospital
Novalis Certified 中心
Novalis 中心
Novalis 中心

      视频脚本

      Brain Metastases: A Documentary

      脑转移瘤的发生发展方式及理想的治疗选择

      什么是脑转移瘤?

      医学博士 David Andrews:癌症。百病之王。它是目前仍没办法治愈的一种可怕疾病。然而,毫无疑问,我们处在药物治疗癌症的最具活力和令人激动的一个时期。

      Brenda Vincentz-Smith:我觉得我的右侧乳房有点不舒服。结果被发现是乳腺癌。我经历了七个月的化疗、乳房切除术、放疗。之后终于再无该疾病的迹象。我的肿瘤医生建议我进行脑部扫描,因为自从第一次诊断时进行原始 PET 扫描后,我就没有再进行那个检查。结果发现了三个肿瘤。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脑转移瘤是从开始出现肿瘤的某些身体部位转移出的癌细胞集合。它们会导致大量积水,而这对大脑造成的压力和脑中的积水会导致产生神经症状,若不适当治疗,甚至可以造成死亡。

      Brenda Vincentz-Smith:你知道,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好吧,然后还有什么?我的生活质量会变得怎么样 — 实际上我已经准备好面对死亡了。

      医学博士 Veronica Chiang:癌症很可怕。人们害怕死神很快就会来敲门。他们害怕我们可能对他们进行的治疗。

      医学博士 Douglas Kondziolka:我们几年前进行了一项研究,研究的对象是我自己的患者,我尝试预测他们还能活多久。我们与 17 名世界顶尖专家分享了这一研究的数据。这个研究迷人的地方在于,我们发现医生真的无法在个人层面上辨认出谁将会迎来奇迹,谁要继续抗争。或许我们没办法准确地预测人们能活多久。

      医学博士 Veronica Chiang:我们最终会找到治愈癌症的方法,但同时,你知道,我们希望人们能够与癌症共处,而不是为了对抗癌症而生活。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我们现在能够通过放射外科,近乎相对无风险地治疗深处的和不可到达区域的肿瘤。我们通过这种有针对性的方法来治疗使得副作用不再显著。

      医学博士 Douglas Kondziolka:这彻底变革了神经外科和放射肿瘤科,因为在那之前,只能选择对整个头部进行开颅手术或放射治疗,而不是确定精确的靶标。

      医学博士 David Andrews:放射外科的优点在于,通过集中辐照使脑部周围区域免受放射伤害。

      医学博士 Douglas Kondziolka:患者给了我们惊喜。他们活得更久,他们战胜了困难。我们看到了以前从未见到的结果。

      医学博士 David Andrews:我们很有信心,我们相信可以消除脑部癌症,恢复您的生活质量和日常活动。

      我们为什么会患脑转移瘤?它是如何形成的?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脑肿瘤分为各种不同类型。清楚区分鉴别脑肿瘤很重要:原发性脑癌是在大脑中产生的肿瘤,这种肿瘤实际上很罕见。另一种是转移性脑癌,它的发生概率是前者的 5 倍。让癌症成为癌症的部分原因是它具有在全身扩散的能力,所以肿瘤可能在乳腺中开始形成,然后达到特定大小并形成一些突变,然后细胞分裂、进入血液,然后停留在大脑中的某个地方,在大脑中沉积,形成其他肿瘤,这就是转移过程。

      医学博士 Orin Bloch:人体内有一个血脑屏障,这个屏障可以很好的阻挡毒素、感染及其他物质通过我们流出大脑的血液四处散播。但癌症形成了一种机制,通过这种机制,它可以穿透这个屏障,而且某些癌细胞渗透能力尤其强,这也是我们倾向于认为大多数转移性肿瘤来自肺癌、乳腺癌、黑素瘤和睾丸癌的原因。如果你通过手术从大脑中切除一个转移性肿瘤然后将它放在显微镜下观察,你会发现它的结构看起来很像其来源组织。所以,乳腺癌转移看起来像异常的乳腺组织而不是脑组织。它们会生长成一个细胞球,这就是癌,但它们不会把自己合并到大脑中。它们是你不想看到的恶邻。

      医学博士 Douglas Kondziolka:我们的目标是及早发现这些肿瘤,因为随着肿瘤变大,治疗成功率也会下降。根据报道,人们经过放射外科手术治疗脑肿瘤的成功率通常为 85% 或更低,那么我们说如何把这个几率提高到 95%、98%、99% 呢?这就需要及早检测出肿瘤,需要定期进行脑部扫描检查,因为如果漏过一个脑肿瘤,等它长大后会产生神经症状,这需要尽力避免。

      潜在治疗选项有哪些?
      化疗

      医学博士 Orin Bloch:一般情况下,当您被诊断出转移癌或者癌症扩散到全身的,您就要接受全身化疗,服用化疗药物应该会杀死您全身的癌细胞。但由于血脑屏障的存在,这些药物无法进入脑部。

      医学博士 David Andrews:您需要癌症药物产生显著效果,而如果因为血脑屏障只有一部分药物可以生效,会使化疗更加棘手。

      医学博士 Orin Bloch:因此,我们必须把脑肿瘤与身体其他部位的肿瘤完全分开,单独治疗。

      医学博士 David Andrews: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脑转移瘤工具是放疗和手术。

      医学博士 Douglas Kondziolka:在某些情况下,要评估和测试某些研究方案及药物治疗方法。我们希望患者接受的任何药物治疗方法均给身体带来益处,尤其是希望其能阻止未来出现新的肿瘤。

      全脑放疗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全脑放疗正如其名:我们以放疗方式治疗整个脑部。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长久以来的传统放射疗法是每天进行少量照射,一周重复五天,持续时间长达七周或八周。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健康的细胞和癌细胞接受了同等剂量的辐射,但健康细胞在两次照射治疗间隔期内修复的更好。所以,如果你今天接受了治疗,24 小时后再接受另一次治疗,在这两次治疗的间隔时间中,健康细胞修复的速度比癌细胞快。

      医学博士 Eric Chang:但不幸的是,当一个患者被诊断出脑转移瘤,还会有很多病变无法通过今天的 MRI 或任何成像设备检测出来。它们可能会生长。有人把这称为“蒲公英效应”。吹蒲公英时,它所有的种籽会洒落到某个区域。这与身体某个地方发生原发性癌的现象没什么不同,因此,癌细胞可能会播种和沉积在脑部多个区域。因此,使用全脑放疗尝试不仅对可见的脑转移瘤进行灭杀,还对我们看不见的极小脑转移瘤进行灭杀。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放射疗法出现大概有 100 年了,已经成为癌症治疗的重要手段。对一些人来说,这是一种合适的治疗方法,但伴随很多副作用。几乎所有人都会感到疲倦,有时候还会重度疲倦。接受治疗者会脱发,会出现耳朵发炎,有时候会造成听力丧失;有时候让人感到恶心。最让患者担忧和让我们最担心的是它会对记忆力、专注力和其他大脑功能造成影响。

      医学博士 Orin Bloch:全脑放疗对认知能力有毁灭性影响。我们把形成新记忆的区域海马体以及脑部不同部分之间的所有相互连接作为了靶标,这些部分对高层次思想和记忆至关重要。我们不能将这么多的大脑区域暴露于有害辐照,同时还期望不产生后果。所以,如果我们要找到治愈方法或者长期抑制癌症的方法并延长患者寿命,我们真的要考虑他们未来的生活质量,而生活质量是受到手术状况直接影响的。

      立体定向放射外科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现在利用我们的现代成像技术,我们能看到脑部那些非常非常小的肿瘤,我们现在实际上可以避免全脑放疗,用放射外科疗法治疗这些肿瘤了。

      医学博士 Howard Chandler: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是向头部内的靶标非常特定地实施照射的技术。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这里的理念是,利用精准的刀刃摧毁身体内的肿瘤。您将会摧毁身体内部的肿瘤,几乎像是切除掉这个肿瘤,但用的却是无创方法。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放射外科设备通常精确到大约一毫米左右,这样的精度表示我们无论如何都可以通过 MRI 或 CT 扫描辨认出肿瘤所在位置,从而达到它们需要的精确度。

      医学博士 Howard Chandler:它使用多个照射束,然后全部汇合到一个点。我跟患者说,这跟拿放大镜照射树叶很相似:如果你把一片树叶放到阳光下,它不会自燃着火;但如果你拿一个透镜,把少量的太阳能聚焦在一点,它会把树叶烧出一个洞,这就是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手术器械的原理。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来自于各个方向的照射集中于那一点。但在该点周围没有很多辐射,所以损伤主要集中在肿瘤上。

      医学博士 David Andrews:脑转移瘤是我们在大脑中治疗的少数几个靶标之一,通过照射可以完全消失。放射外科的巨大优点在于它不会打断全身治疗,但接受标准全脑放疗的人必须暂停标准治疗。

      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有哪些类型?
      伽玛刀

      医学博士 Douglas Kondziolka:伽玛刀是第一种基于医院的专用放射外科系统。

      医学博士 Veronica Chiang:伽玛刀治疗是为期一天的治疗。

      医学博士 Douglas Kondziolka:患者要清晨来到医院。服用少量镇静剂。我们先清洁患者的皮肤,然后在前额和头部后面注射一些局部麻醉剂,接着放置所谓的立体定向框架引导设备。它像一个带小针的圆环,在先前打过麻醉的地方插针固定到头部。患者在手术过程中要戴着这个设备。立体定向框架引导设备可防止头部移动。框架的第二个作用是为头部基本形成一个 GPS 设备,这样我们就能在三维空间中精确地知道肿瘤在脑部所处的坐标。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伽马刀有 192 种来源,它们全部都是固定聚焦于空间里的某一点。

      医学博士 Douglas Kondziolka:各类不同的放疗设备使用不同的方式创建这个适形的不规则形状计划。使用伽马刀时,我们会利用等中心或多点照射。每点照射的形状类似一个球,如果想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形状,可以照射一系列的球,在三维空间精确积聚成那个形状。一旦此操作完成,小组将选择他们认为最适合患者的该位置的肿瘤的辐照量。这需要考虑很多重要因素,包括:患者以前是否接受过放疗;肿瘤大小、位置;如果此方案不起作用,有其他选项吗;若存在风险,如何管控?

      医学博士 Veronica Chiang:一旦治疗完成,我们会脱掉他们的头架,在插针部位辅料、缠上头带,然后他们便可以回家了。

      直线加速器

      医学博士 David Andrews:实施立体定向照射的另一种方式是直线加速器。直线加速器引导加速电子与重金属靶标碰撞,并产生高能光子。

      哲学博士 James Robar:当电子速度下降时,它们会发射 X 线,这与给人拍胸部 X 光片等时候用的 X 线不同。它们的能量要高出约 100 倍。这些 X 线设计用于杀死癌细胞。我们拥有了直线加速器,便拥有了丰富的新工具。我们可以从不同角度发出射束并覆盖它们。我们不必在同一时间照射所有射束。存积这些辐射的生物学效应是累积的,即使我们是按顺序进行照射。我们对这个操作执行得相当快。我们在 15 分钟到半小时内照射全系列射束并实施整个治疗。

      基于框架的治疗和无框架治疗之间有何区别?

      医学博士 Orin Bloch:基于框架的放射外科治疗的优点在于,患者被牢牢固定在手术台上,确保了患者不会移动,且靶标会被精确识别。无框架放射外科治疗使用热塑面罩,这个面膜可通过加热塑料按患者脸部定制模塑,等冷却后,会变得很坚固。它也会将患者固定在手术台上,但仍然允许一到两毫米的细微动作。这比牢牢附着在手术台上更加舒适,但也会带来一些错误的可能性。

      哲学博士 Timothy Solberg:有些无框架技术可以追踪患者表面,用该技术以某种方法将你看不见的内部靶标分成三角形。

      哲学博士 James Robar:光学外表面追踪技术可在乳腺癌治疗等治疗中与各个部位很好的兼容。治疗脑部肿瘤时,身体任何部位的空间容差要求都最为苛刻。手术技术的敏感性可能会受肤色影响。皮肤可能会移动、会变形、会伸展,最终会对表面匹配方法带来局限性。调节表面匹配有限精度的一项选择为,在我们治疗的肿瘤周围增加一个边缘,不过我们的目标实际上是最小化这些边缘,因为扩大相当于故意辐照健康的脑组织。如果我们可以想象有第二个跨度 15 毫米的脑转移瘤,如果我们要添加仅两毫米的边缘,我们大约要将需要治疗的肿瘤体积加倍。我们真正想做的是,用更加直接的方式监控肿瘤的实际位置。

      哲学博士 Timothy Solberg:利用 ExacTrac 等影像引导的无框架技术,您真的可以实时看到射束所指向的位置。如果您能在患者因为某些原因(咳嗽、跳动等等)移动时持续监控患者,您可以据此调整您的治疗。

      医学博士 Orin Bloch:向热塑面膜添加成像和微动调节时,您会达到与有框架系统一样的精准水平。可以通过 ExacTrac 之类的系统完成此操作,这类系统结合使用内联 X 线成像和机器人移动治疗床对患者位置进行微小调整,以此适应患者的任何移动。

      医学博士 Howard Chandler:我认为,从使用基于框架的技术和无框架技术治疗数百例患者来看,使用无框架固定时的患者和提供者体验更好。从患者的角度来看,他们不必承受痛苦的麻醉剂注射,不必被镇静,不必在一整天的治疗中都戴着不舒服的框架。他们只有在躺到治疗床上接受治疗时才会被固定。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这样,无论你是进行一次治疗、三次治疗、五次治疗,都没有关系。你可以获得相同的精准度,可以选择最适合患者及其肿瘤的治疗次数。

      CyberKnife 技术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CyberKnife 是一款机器人安装式小型直线加速器,能以很低的放射剂量率实施放疗,执行放疗时使用基于节点的模式,所以会从一个位置移动到下一个位置,再到下一个位置。不执行扫描动作。这经常会导致产生定性相似的治疗计划,也就是说,如果我想对小肿瘤照射 18 Gy 的剂量,无论是用伽马刀、Novalis 系统还是 CyberKnife 系统,它们都能做到。剂量分布的方式以及它的照射方式实际上是区别的关键,而速度、进行治疗的次数是重要的部分。与 Novalis 系统很相似的是,CyberKnife 会进行立体成像,从而使我们对患者进行成像并确认患者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处于正确位置。

      多叶准直器

      医学博士 Howard Chandler:射束适形技术的下一种迭代技术被称为微型多叶准直器。其背后的原理是,并非所有肿瘤都恰好是球形,圆形射束很适合治疗球形靶标,但以热狗的形状来类比一下,它从一个角度看是球形,在另一个角度又是线性。

      哲学博士 James Robar:而通过多叶准直器,我们可以根据肿瘤的视图变化这些形状。由于我们不能使用磁体来引导 X 线,也不能使用灯这样的透镜,我们要做的只有挡住 X 线不应该进入的区域,并在它们应该通过的位置造一个开口。

      医学博士 Howard Chandler:所以,微型多叶准直器要做的就是使用多个叶片挡住部分射束,将射束形状形成为与肿瘤一样的射束视野,从而让射束边缘通过该视野与肿瘤边缘完全对准,多叶准直器可以随时执行此操作,因为射束绕肿瘤在辐射弧内移动。

      哲学博士 James Robar:如果我们切实地动态控制这些叶片,我们可以改变直线加速器发射出的辐射强度。

      医学博士 Howard Chandler:我认为,微型多叶准直器的开发是我一生中看到的放射外科最大的进步,因为它实现了对靶标更精准、更均匀的照射,所以对于周围正常脑组织的辐射被降至最低。

      多发性转移瘤的治疗

      医学博士 David Andrews:如果患者必须接受 36 个小时的放射外科治疗,将毫无意义。利用直线加速器的非凡技术,我们可以在顷刻间——半小时内——对十个转移瘤进行治疗。

      哲学博士 Timothy Solberg:目前对多发性转移瘤的治疗做法是一个接一个的治疗,而且你肯定会那样做。如果使用伽马刀,你照常规是在直线加速器上进行,一个接一个的治疗,而每治疗一个,将需要 15 到 20 分钟,如果患者有 12 个转移瘤,你可以要用这个设备对患者进行三小时、四小时的治疗。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如果只有两个或三个肿瘤,这可能无关紧要,但如果情况是我们要治疗 10 个或 15 个肿瘤,一次治疗一个就太不方便了,而使用技术一次治疗全部就容易太多。

      哲学博士 Timothy Solberg:过去,治疗计划一直有一个人工过程,由物理师坐在电脑旁凭借知识和经验完成。你在获得计划前,得经历这个重复的人工过程。这不是最好的计划,因为你知道你多花点时间可能会制订出更好的计划,但如果你得到了一个在临床上可接受的计划,而且我们有电脑可以自动执行优化,也就没有理由这样做了。

      哲学博士 James Robar:现在,利用新方法,我们可以在一个等中心点治疗所有的转移瘤,其中一项此类技术被称为容积调强弧形治疗。当我们旋转直线加速器机架时,我们可以开出非常复杂的开口,从而可以对所有转移瘤进行照射。既想实际形成两个单独开孔又不想在两个开孔之间形成不必要的辐射区域可能会很具有挑战性,这具体取决于多叶准直器的方位。

      新的多发性转移瘤软件

      哲学博士 James Robar:另一项颇受欢迎的技术是,采用另一种方法来选择将在一次机架旋转中治疗的脑转移瘤子集。我们来想象一下,某位患者有七个脑转移瘤。算法会考虑这个集合并可能会决定,将 7 个转移瘤中的 3 个放在一个机架弧中治疗,然后在第二次机架旋转时,算法可能会选择治疗剩下的四个,这个决定的依据是将不得不暴露于辐射的正常脑组织的面积或量减至最少。

      为什么有时候需要执行多个疗程的放疗?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我们面对的更难处理、更复杂的肿瘤、更大的肿瘤以及位置临近的肿瘤越来越多,它们离关键结构非常近,比如说视交叉神经、脑干或者主要颅神经之一。进行一个分次的治疗会难以解决,带来太多的副作用。因此,我们今天所拥有的可与可重新定位框架、影像引导结合使用的技术,以及能够改变辐照射束强度的技术,让我们能够将剂量分成小的分次(称为“低分割照射”),以此进行有效的剂量照射。例如,对于最小的肿瘤,我们可能会在一个分次中照射 21 或 24 Gy,这是对辐照的一个测度。但是如果肿瘤大小有三厘米,我们可能会照射较低的剂量,比如 16 Gy,而由于较大的肿瘤有更多的细胞需要杀死,这没有任何意义。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照射较低的剂量呢?这是因为,如果我们试着对那个三厘米的肿瘤照射 24 Gy 的剂量,杀死脑组织的副作用(比如肿胀和坏死)会严重到无法接受。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在两次治疗期间,正常的大脑可以自行修复。在两次治疗期间,某些过去没有得到足够氧气而对辐射耐受度较高的肿瘤区域可以得到更多氧气,从而变得对辐射更加敏感。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身体里所有的细胞都需要氧气,而肿瘤本身因为生长速度很快,对氧的需求更高。其实际上会过度生长,使对血液的需求超过供血量。当它们过度生长导致供血不足时,会成为所谓的“缺氧”状态。所以肿瘤中心的氧量很少。顺便一提,通过多次较小剂量的照射后,我们得到的好处就是肿瘤收缩、实际含氧量低的那部分得到更多血液供应,而且随着肿瘤进一步收缩,会得到更多的血液供应,这样一来,由于周围的氧气增多,会有更多的自由基来杀伤癌细胞,你对治疗的反应更佳,这样照射也就更有效。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对于一些大肿瘤,未来可能会采用三到五次治疗,而不仅仅是一次治疗,如果你采用的系统不依赖于在患者头部固定什么东西,你就可以很灵活地选择最适合这个肿瘤的治疗次数。如果要进行三次治疗,我们就进行三次治疗。如果是一种,我们也进行一种,质量和精准度也会是一样的。

      为什么现在仍在使用全脑放疗?

      医学博士 Eric Chang:全脑放疗模式在很多放射肿瘤医师脑中根深蒂固,这就是它存在多年的原因。

      医学博士 David Andrews:放疗如果不集中会给周围组织带来附带伤害。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为什么精心设计的临床放射外科治疗方法加上密切细致的随访会达到同等结果时,还要继续使用一种会造成明显、长期、不可逆的记忆损失和痴呆副作用的技术和治疗方法呢?我觉得保险公司拒绝为好的疗法赔付很不合理。事实上,全脑放疗如此之多的原因之一是即使在那些有放射外科能力和人员配备的中心,放射外科治疗也会被否决。

      医学博士 Eric Chang:对于先前接受放射外科治疗的患者,并不会排除任何其他治疗方法,如果适合,以后始终可以接受全脑放疗。我个人认为,全脑放疗在转移性脑瘤的病情控制中始终会起到作用,但我觉得这个作用会越来越局限于那些脑转移瘤非常晚期的患者。

      作为患者,我想保持最好的生活质量,可以怎么做?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如果你对某个患者进行了放射外科治疗,之后没有再对他们进行诊视,很不幸,他们罹患新脑转移瘤的概率将会有 50%,如果你不对他们进行随访,你再见到他们只可能是因为他们病了,躺在急诊室里。但如果你隔几个月就对他们进行诊视并进行 MRI 检查,就可以在新的转移瘤只有几毫米的时候发现它们,并在它造成任何麻烦之前杀死它,而通常来说患者尽管得了晚期癌症和脑转移瘤,不会因脑转移瘤而死亡,因为我们可以通过跟踪它们并在其体积较小时进行治疗来控制住它们。

      医学博士 Douglas Kondziolka:这确实是通过这些定期检查管控癌症这种更大程度上像是慢性病的疾病的一部分。它是身体护理、PET 扫描、定期 CT 扫描的一部分,需要成为大脑保健的一部分。

      医学博士 Orin Bloch:如果你有个花园,你在其中发现了几株杂草,你可以去把这几株杂草拔掉,也可以毁掉整个草坪。可能会有两株或者三株你看不到的其他杂草。如果它们后来长大了,你可以那时再将它们拔出。

      为什么有时候需要进行手术?

      医学博士 Orin Bloch:毫无疑问,患者都想避免手术。有人把你的头切开然后进入你的大脑,想象一下就非常恐怖。

      医学博士 Douglas Kondziolka:如果肿瘤较大而且表现出症状,导致失去能力的头痛或经常癫痫发作或出现平衡性问题,而且它所在的位置适合切除,可能会建议通过手术切除肿瘤,以给大脑减压。现在,当我告诉他们这是治好他们的最快方法时,很多患者会立即表示感激,因为这对他们是好消息。这个时候我们就会考虑手术。去解决患者的问题。

      医学博士 Orin Bloch:当我们切除肿瘤后,肿胀就会立即开始消退,所以进行了脑转移瘤切除手术的患者会在手术后的当天感到好转。我们保持创口尽量小的方式是只在我们需要的位置进行较小的颅骨切开术。在现代,我们可以使用被称为术中神经导航的技术来做到这一点。用这种方法,我们可以找到从颅骨表面到肿瘤的最短距离,尽可能开一个最小的切口。

      为什么有时候需要进行手术和放疗?

      医学博士 Orin Bloch:我们不能保证通过手术能 100% 切除肿瘤。有时候,即使我们切除了可以通过 MRI 看到的所有肿瘤,我们知道还会有微小的细胞留下。数据说明得很清楚,如果患者在我们手术切除肿瘤的区域接受放疗,得到的结果会更好。在实际手术之前进行放射治疗是个非常吸引人的想法,已经开始获得一些进展了。这种方式的理念是,如果我们在手术前进行放射治疗,就会在放疗时开始杀死肿瘤细胞,这样一来,当我们进去那里切除肿瘤时,大部分肿瘤已经死亡,而手术期间流出的细胞也不能再扩散并形成新的肿瘤。如果我们在手术前进行放射治疗,将更容易在肿瘤的边界周围画线,并且能确切知道肿瘤和正常大脑的交界在哪。

      我如何选择最佳且最适用的护理?

      哲学博士 Timothy Solberg:放射外科仍然算是新领域。二十年它是相当前卫的。你能获得的标准治疗有各种类型。

      医学博士 David Roberge:放射外科治疗已获得相当大的发展,它就像把双刃剑,现在,放射外科治疗,尤其是针对脑转移瘤的放射外科治疗,在配备了一般性放疗设备的小诊所就能实施,而质量可能跟配备了专用于放射外科治疗的设备的大机构不完全相同,而对于患者,甚至于我自己,深入了解放射外科计划的质量是不是足够高并不容易。

      哲学博士 Timothy Solberg:从来也不没法保证不出问题。Novalis Certified 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可以派遣独立小组介入并查看你的计划,然后从临床、技术、物理学、质量保证等等角度确认你确实在接受普遍高水平的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治疗的项目。这是个非常有价值的指示。

      脑转移癌的治疗在未来会如何演变?

      CEO Elizabeth Wilson:特别是,离真正解决转移性癌症和脑转移瘤还太远。美国脑瘤协会像这样的影片是解决这一癌症问题的重要部分,真正回到了我们的任务上来。如果人们知道,他们有时间了解自己的肿瘤、了解肿瘤诊断,而且也有时间更好的了解治疗选项,这会是个更好的入路,会产生更好的结果,那样的话我想本协会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医学博士 Orin Bloch:如果我们提供的治疗有毒、会导致认知减退,而且患者不能享受我们通过新疗法给他们带来的额外的几年生命,那么在现代的癌症患者治疗中,我们真的必须要考虑患者余下生命的质量。

      医学博士 Veronica Chiang:我们想让人们继续活下去、继续工作、继续做对他们有意义的任何事。

      医学博士 Dwight Heron:放射外科是下一轮癌症治疗的基本组成部分。

      Brenda Vincentz-Smith:我不再考虑死亡,你知道,我不再考虑。我觉得这真是太戏剧性了。

      医学博士 David Andrews:如果我们可以为你带来稳定的生存期,想象一下,会有什么三年前无法提供的给患者带来现实希望的新方案提供给你。

      医学博士 Orin Bloch:技术已经演变到了一定程度,我们可以利用它很好地治疗患者,通常还可以治愈他们的颅内疾病。发生脑转移瘤的大多数癌症患者会发现,他们的最终预后真正取决于癌细胞在他们身体的其他部分会如何发展。对这些人来说,未来是光明的,因为我们的全身治疗真正在获得进展,存活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我认为,未来会把癌症从致命疾病变成慢性病。

      * Nayak L, Lee EQ, Wen PY.Epidemiology of brain metastases.Current Oncol Rep., 2012 Feb; 14(1):48-54.

      网站的这一部分内容面向公众提供,尤其是法国以外的患者。由于因特网的国际性,没有国界,位于法国的用户可能也会访问网站的这部分内容。Brainlab 无意向法国境内的任何用户提供这部分内容,也无意向此类用户推广其产品或服务。

      Cette section du site web est destinée à un public, et en particulier des patients, situés hors de France.En raison de la nature internationale et sans frontière d’Internet, il est possible que des utilisateurs, situés en France, puissent accéder à cette section du site web.Brainlab n’a pas l’intention de rendre cette section accessible à de tels utilisateurs, ni faire de la publicité de ses produits ou services à l’attention de ces utilisateurs.